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因奸致孕的妈妈】【作者:konggexingfu】
【因奸致孕的妈妈】【作者:konggexingfu】
字数:50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父母在我很小时就离婚了。我妈那时候42岁,163CM ,一百三十多斤,看
上去白乎乎,圆滚滚的,特别是胸和屁股都很圆,这个身材到现在也没怎么变。她特别喜欢穿紧身牛仔裤,总是把屁股绷得圆圆的,看得就让人想搞她。脸型有点方形,就是下巴不是尖尖的那种有点宽,其他都长得很标致,能看出年轻时是个不错的女人,还有一秀长发。妈妈工作在事业单位,平时比较轻松,业余时间也比较多,这样把她滋养得光彩照人,对中年男人很有吸引力。

  事情发生在我上高中时的一个暑假,妈妈单位放高温假,他们几个同事组织一起去张家界旅游,当然顺便也把我带去了。一行4 男5 女再加我这个小孩,同事中有个叫老吴的对我妈很关照,感觉妈妈也比较信任他。

  我们住的是一个农家乐,到了那里已经快黑了。这个农家乐有一栋3 层的小洋楼,里面有很多房间。中间一个大池塘,对面是几间相互独立的木屋,里面床、空调、卫生间等都有。木屋背后是一片稀疏的树林和草地,可以散步。由于木屋周围环境好,因此我和妈妈还有几位叔叔就选择住在木屋,我和妈妈一间,他们住另外两间,4 位阿姨由于要打麻将,只得住在木屋对面的小洋楼里。

  晚饭过后,另外4 个阿姨就躲到到她们的屋里打麻将。由于我妈不会打,只好和我待在木屋里看电视。

  直到晚上十一点,老吴过来找妈妈陪他出去散步,我则留着屋里看电视,但过了很久也不见妈妈回来,由于木屋的窗户可以看到树林那边,我就从窗帘的缝隙看出去,看他们是否在那边。

  果然在远处的树林里的长凳上看到了他们,灯光比较昏暗,只能看到两个影子,但能模糊的听到他们谈话。这时老吴拿了瓶饮料给妈妈喝,一会儿传来了我妈妈的声音。

  她说:「怎么,感觉好像怪怪的,有点晕。我先回去睡会」只听到老吴非常奸诈的笑了一下,回了一句「当然,你刚刚喝下了水里面掺了五人分量的春药的。你还整瓶全部喝完。哈哈哈」并同时过去搂住妈妈。我想当时妈妈和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都一样蒙了。我也完全没有听到接下来的对话。我立马就想冲出去把他打一顿,然后带着妈妈走。但我当时被这种突来的情况整蒙了,呆在屋里不知道怎么办。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妈妈挣扎的在树林中走着,似乎要跑。然后看到一个人影忽然间扑出来直接把她扑倒在地。

  老吴一下子就坐在妈妈的腰上。当天妈妈穿了一件深红色的长裙还有一爽紫色的高跟鞋,高跟鞋已经不止去向。现在被一个男人坐在身上,并且脸色红的能滴出血。我可以看到妈妈的表情是痛苦的,脸上带着及其复杂的感情,我知道妈妈用尽自己的力气去抵抗体内的春药药性。而我明明看到却竟然不敢去救她,救这一个我那无助的妈妈,后来我知道我的这个懦弱让后悔了一辈子。

  老吴一脸痛苦的狠狠的甩了妈妈一巴掌。「操你妈的!你个贱婊子!敢踢我小弟弟!」说完又是狠狠的一巴掌,「叫你麻痹的拒绝我!老子今天不把你玩残,我不姓吴!」

  老吴说完左手抓住妈妈的下巴,把脸直接凑过去,接吻了!妈妈的吻,就这么给了一个人渣。

  老吴右手没有闲着,一把就抓住妈妈的奶子,隔着衣服就死劲的搓起来。我看着已经憋到不行的妈妈,实在是异常的心疼。可这个时候,我怎么解释自己裤裆里肉棒居然硬了。我已经没有理由能冲出去了。

  老吴亲了一会又摸了一会之后,看到妈妈似乎没什么反抗就坐了起来。可是妈妈就趁着这个过程冲着木屋这个方向跑去,看来,妈妈似乎是要跑,附近没什么人,大叫也没用,冲向木屋确实是不错的选择哈。

  一下子就把我吓得不行了,可是老吴毕竟是清醒的,岂能让妈妈得逞。一把就抓住她的腿。顺手一扯,就把底裤给撤了下来。妈妈一下子就慌了,脸其实离木屋已经很近了。所以妈妈一下就大叫救命起来。

  老吴用力一扯就把妈妈扯了回去,然后将底裤拼命的塞进妈妈的嘴里,那个用力的程度还有妈妈脸上那个痛苦的表情,我都想是不是直接把底裤塞到喉咙了。
  老吴又是连续的两下狠狠的巴掌,看了一眼我的帐篷,没有什么动静。老吴心里掂量了一下就把妈妈提的远一点,然后一把脱下自己的内裤,提枪就上。
  妈妈被老吴弄得趴在地上,红色长裙被一下推到腰间,屁股撅着对着他,这样下半身就完全没有设防了。只见老吴的枪,比我要长,要粗,还有一个青筋暴起。我可以想象到老吴的破坏力了。

  随后只听妈妈「啊」的一声,老吴狠狠的一下就从后面直接捅进了妈妈的肉穴。我看到妈妈泪水流了出来。老吴又使劲的顶了一下,妈妈「啊」的一声,头仰着翻起了白眼,我知道这下应该是插到底了。我想,就算喝了再多的春药,第一次被这么粗壮的鸡巴没有任何前戏的情况下突入。那是一种怎样的痛。

  可是老吴才不管那么多。脸上的肌肉变得异常的扭曲。嘴上不停的嚷嚷「老子想操你很久了,让你妈的拒绝我,老子日死你。」只见老吴使劲的抵着妈妈的屁股,用很快的速度抽查着妈妈。

  只见老吴粗鲁的肏了妈妈五分钟左右,渐渐的老吴的脸也没那么扭曲的,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邪恶的笑容。老吴掏出自己的手机,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
  「小黑啊,你们几个快过来,我在后面的树林里,终于操到母狗了,好爽啊。」
  可能听到这句话,我和妈妈一下也明白了原来是他们有预谋的计划,而且已经让他们得逞了。这时妈妈还在挣扎,可是又怎么可能挣扎得了呢?

  老吴开始抽插变得更有节奏感,左手撑起自己的身体,整个人俯身下去,右手一会挑逗着妈妈的小葡萄,一会摸到妈妈的下体G 点。至于嘴巴非常靠近妈妈的脸,一会吹起到妈妈的耳朵里面,一会就查过妈妈的嘴巴。

  妈妈从一开始的嫌弃到后面渐渐的有点沉沦,再怎么说也是喝了五人份春药的。就这样过去大概几分钟,妈妈终于忍不住了,妈妈一把亲到老吴的嘴上,伸出自己的舌头与老吴舌吻起来,双手直接环在老吴的脖子上,开始遵从自己的身体了。

  再过了五分钟,老吴的频率加快了,妈妈有点清醒了,知道恐怖的时刻要来了,他要射了,反复的哭求他「不要射在里面,会怀孕的」。然而老吴才不管这些,继续加快频率操干她。突然的他僵直在那里,使劲的抵着妈妈的屁股,嘴上嚷嚷着「啊,啊,给我怀孕去吧,小骚逼,啊」然后精关一松,就直接射到妈妈的子宫里面。我知道此刻他的子孙浆正源源不断的泵入妈妈的体内,今天貌似是妈妈排卵期前后,会不会直接就怀孕呢?就在我看着妈妈鲜红的下体和思考着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三个人就过去了。

  老吴招呼了一下,一个男的二话不说脱了裤子直接就走过来,一把就插到妈妈的肉穴里面,而老吴想都没想就抓起妈妈的头发,将自己的鸡巴塞进妈妈的嘴里。

  另外三个人就在旁边一边拍照,一边录像。大概口了十来分钟之后,老吴大叫一下之后就把自己的鸡巴抽出来,走到妈妈的身后,拍了拍后面刚插了不久的男人。两个人会心一笑之后就换了一下位置。老吴想都不想就慢慢的插进妈妈的屁眼里。只见妈妈惨叫了一下,大叫「不要,不要。」可是有什么用呢?只是迎来身边人的耻笑。

  另外三个男子也纷纷脱下裤子,有一个人直接就插到妈妈的嘴里。就这样,三个洞全部被填满了。慢慢的,妈妈也被自己体内的春药,还有自己的肉体给支配了,而我就在哪里,看着4 个男人轮流肏我妈妈,并且全程录下来。我就在自己无助,无能,愤怒的状态下,懦弱的我还是选择。

  木屋外全是男人的耻笑声还有妈妈的呻吟声。渐渐的我就睡过去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深夜了,但妈妈还没回来。就在我惊得坐起来的时候,看到这个时候妈妈已经彻底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我的妈妈,半天不到的时间,除了被人操逼,破菊,破喉以外,还承受着一场大型的轮奸,整整几多个小时。而且今天应该是妈妈的危险日前后,如果真的是危险日恐怕想不怀孕都难。

  过了一会妈妈自己慢慢的爬起来穿上自己的红色长裙。就在妈妈刚刚穿上自己的长裙之后。老吴将长裙的腰带,绑在妈妈的脖子上面。老吴他们很激动的说了一会之后,就牵着妈妈就像一只母狗一样走回他们的木屋里。几个人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了,过了一会儿又传了了妈妈的呻吟声和男人们淫荡的笑声……
  第2 天我醒后,妈妈已经回来了,看得出她的眼睛很红,明显哭过,我装着不知道,问她「怎么啦?」她幽幽的答道「没什么,有点不舒服」。在游玩的时候,我一直没有什么心情,在远远的跟着妈妈,看得出她也经常走神,明显在回避几位叔叔。几位叔叔明显很得意,但也没来打扰她。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他们的缓兵之计,因为他们知道还没有彻底的征服我妈妈。

  但到晚上吃完饭后,老吴来找我妈妈时,我妈妈一下就慌了,碍于我在屋里,她就开门出去和他在屋外谈话,我偷听到妈妈不愿意跟他出去,但这是不知道老吴做了什么,我妈妈突然惊叫起来「求你删了吧!」这时我知道老吴他们原来是用昨晚的照片来要挟妈妈。后来他们又争执了一会儿,妈妈还是跟着他走了,我知道妈妈已经服软了。果然一会儿后那边木屋里又传了了妈妈娇喘的呻吟声。
  这时我知道木已成舟,我和妈妈都比较懦弱,应该没有办法摆脱他们了。我等到很晚妈妈也没回来,我猜想此刻他们应该正在无情的源源不断的往妈妈的子宫里输送精液,给她刻上无法抹灭的耻辱烙印,然后我就睡了。半夜醒时妈妈也没回来。

  第3 天,我们就坐高铁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我也没感觉出来什么异样。但后来才知道这只是表象,直到几个月之后,偶然的机会我才在老吴的手机上看到回程的两个小片段。

  一个是在高铁上面,一个穿着红裙的女人坐在一个猥琐的男人上面,鸡巴就插着她的小穴里面,猥琐男人两只手伸进红裙里面拼命的揉着两个奶子。而整个视频都没有正面,因为红裙女人头一直往回和那个猥琐的男子舌吻着。这段视频大约20分钟。最后直接射到红裙女人的肉穴里面。我知道那个红裙女人就是妈妈。
  另外一个是在一个高铁的厕所里面,视频很短,只有5 分钟左右。妈妈的红裙推到腰上,分开双腿蹲在地上,前面站在一个男的,不是老吴。妈妈的逼里源源不断的冒着精液,顺着大腿流到地上,地上的一大滩精液告诉了她被多少人刚肏过。而男子死劲的扇着妈妈的脸,足足扇了三分钟,一边扇还一边骂你这个贱人,你这个母狗,你就是一个玩具,最后抓着红裙女人的头发就开始了口交起来。
  这些都是我几个月之后才知道的。

  下了高铁后,老吴提出送我和妈妈一起回来,我惊奇的是妈妈居然答应了,这时我知道妈妈已经被操顺了,一方面可能是有把柄在他们手上,另一方面可能妈妈潜意识里其实也想被男人滋润。

  到家后,妈妈和老吴也和我寒暄一下,说天气有点晒,都晒伤了,晒肿了。还吃东西吃太多,老吴还故意指了指妈妈的肚子说,你看都吃的涨涨的,妈妈脸一下就红了。我也知趣的没有说些什么,即使我知道这些日子妈妈基本吃的全是精液。最后是我送老吴坐车走的,毕竟我怕老吴继续虐待我的妈妈。不过其实一切已经无能为力了不是吗?

  一切好像回到正常状态,但事实告诉我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了。虽然后来老吴很少直接来找她,但让我不安的是妈妈外出的时候明显比以前多了,而且经常回来很晚或通宵不回来。平时出门时也会精心打扮一下,我也在妈妈衣柜里找到一些很露的情趣内衣。通常回家后就是洗澡,我知道她是带着一肚子精液回来的,因为我翻她丢在洗衣机得内裤就大概知道她被多少人操过。

  又过了大概两个月妈妈经常在厕所里干呕,再傻的人都知道她被被人下种了,虽然我没说出来,但我知道她再也是那个纯洁坚守妇道的妈妈了,被精液胀满的子宫、身体里孕育的骨肉都给她刻上了永久耻辱的烙印。那段时间我时不时听到妈妈在她房间里哭,同时干呕着,一会儿又在和人打电话,似乎在商量该怎么办。
  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直到一天夜里凌晨两点,我接到妈妈的一个电话,电话里面妈妈说着想我,还说着一些工作上困难的事情。可是我依稀听到啪啪啪的声音,还有妈妈说话时候挺模糊的,我想,估计老吴正在肏着妈妈。不过其实我错了。

  当时,妈妈赤裸着身体,双手绑在身后。他们为了刺激就拨通了我的电话,然后老吴拿着手机放在妈妈的耳边,而自己的鸡巴就直接抽插着妈妈的嘴巴,妈妈只能靠着偶尔说点什么话。而妈妈下面躺着的是房东,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啤酒肚直接顶着妈妈的肚子。双手抓住妈妈的奶子,指甲狠狠的抓到肉里面,屁眼给楼上一个租客插着,这个租客同时也是妈妈的同事,这个同事双手拍打着妈妈的屁眼和后背,想拍哪里就是哪里。

  这些,我一切都不知道,而我更不知道的是,妈妈就在上周才去做完人流手术。唯一知道的是,妈妈的世界,已经是属于老吴的了。

  其实也不完全属于老吴的,因为到了几个月后,妈妈几乎每天都会被肏,感觉她已经被操恣了,认命了。有的是老吴带的,有的是同事带的,有的是其他人带的,也会被一些不认识的人带出去,相同的结果就是被更多不认识的人肏.
  最后的结果就是妈妈经常怀孕和人流,这些年来,我知道的就有四次的人流。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在外地,但我还是时时担心我妈妈,担心她被欺负,虽然这是必然的。最深刻的是有次暑假我回到家里,开门的那一瞬间,我震惊了,因为开门迎接我的是大肚如罗的妈妈,肚子大到我知道她准备生下来,这一刻我终于爆发了,一边吼道「哪个傻逼干的?」一边到处找东西准备出去拼命,妈妈把我拉住了,说着都是命。我冷静下来后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晚了,一直后悔那个晚上没冲出去。

  即使这样这时候的她也经常很晚回来,后来我才听说生的这个小孩是为了满足喜欢玩孕妇的特殊嗜好的人而没去做人流的,哎,妈妈啊,你已经崩坏下贱到这种地步了吗!我在家没待几天就黯然的回到学校,我感觉我已经彻底失去了妈妈,或许我离开会好一点。

  寒假回来时我知道那个小孩已经生了下来,不知道这个小孩父亲是谁,只知道现在是老吴在养着。

  妈妈也恢复得很好,生活在继续,她逼里的精液也继续流淌着……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