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与妈妈的故事】(03)【作者:刘峰】
【我与妈妈的故事】(03)【作者:刘峰】
字数:48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同病相怜

  「滴咚。」「滴咚」两声清脆的来电提醒声打破了房内的寂静,我本来已处在半睡半醒状态,再有几分钟估计就进入轻度睡眠了,可现在却被吵醒了。
  「不管了,明天再看吧。」我喃喃了句,翻个身,用枕头捂住了自己的头打算继续睡去,但过了会铃声又响了起来。

  「卧槽!」我立刻翻坐了起来,「大晚上脑子有病啊!」我摸来放在床头的手机,要看看到底是那个人这么没有公德。但当我打开微信时,心头的怒气却消停了些——数个月没有动静的漂流瓶竟然有消息提示?!

  我立刻点了进去,只见对方先是回复我:「同病相怜」,然后下面还有一个「流泪」的表情。后来似乎是觉得我太久没有回复了,然后又问了一句:「在吗?」。

  我并没有立刻回复,而是先点开了对方的个人信息。不过微信在个人隐私方面做得还是很到位的,像这种通过漂流瓶认识的人是无法看对方朋友圈的,而且连微信号这些也全部看不到,不过我还是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对方资料显示是女,所处地区也是A市,看来竟然是同城遇知音了。对方的头像也很有意境,画的是一只白猫望向窗外的场景。我觉得这幅图应该是暗含了思念、等待这样的一些元素在里面吧。

  我又点回了会话框,想了会,发过去:「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

  然后我等了将近五分钟,对面还没回复,这让我渐渐有些失落,我有一种预感这次会话可能已经结束了,说不定的对方看我挺久没回也已经睡了,毕竟现在已经十点多了。

  正当我打算把手机放下时,对方却回过来一条消息:「我性木,你可以叫我木阿姨。」

  姓木?这个姓氏好像并不常见啊,起码我平时是没有听过有人姓木的,说不定这个木阿姨也只是化名吧。现在的网络上还是有很多风险的,多数人在和陌生人打交道时一般要留一个心眼。

  我也不打算以真面目示人,便也回复了一条虚假信息:「木阿姨您好。我姓文,您叫我小文就好了。」或许虚拟才正是网络世界比现实世界更精彩的地方吧,在网上可以畅所欲言而不必被对方知道,让很多人平时压抑着的性子可以得到释放。

  又过了几分钟,对方没有回复,局面又变得很尴尬。我打算率先打破僵局,发了一条:「可以和我说说您的事吗。」

  很快木阿姨就回复了过来:「我有跟你相似的经历。因为我丈夫前些年去世了,家里现在只有我和我的儿子两个人。儿子平时沉默寡言,和我交流很少,我觉得母子之间的距离似乎有些疏远,我很害怕那种孤独的感觉······」
  我读完这段消息,不仅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同样是单亲家庭,同样的尴尬,同样的沉默,只不过我是因为妈妈对我不理不睬,而木阿姨则是觉得儿子对她疏远。

  「木阿姨,对不起我不知道叔叔已经······」

  「呵呵,没事,我平时自己压抑在心里也不好受,还是找个倾诉对象会舒服一些。」

  「阿姨,其实我的处境跟你很相似,我的爸爸也是在前几年的时候抛弃我们母子的,所以我也挺理解您的那种绝望与孤独。其实您也不用太过伤心了,我相信实您的儿子一定是很爱你的。您要看开些。」

  「哎,小文,你还安慰起我来了,你别忘了你自己也不是这样的吗?或许是他的爸爸的死给了他太大的打击了吧,所以从小那孩子就吃了很多苦头,我又管的不多,所以就渐渐疏远了。」

  我读完之后也沉默了会儿。是啊,想想自己和妈妈,当初在爸爸逃了之后我和妈妈过得的确艰难,我从那时候开始也不喜欢说话,而妈妈也是从那时起封锁了心扉,变得跟一座冰山一样······想到这件事,我的心里又是一阵绞痛。
  「那您爱您的儿子吗?」我不想在之前的那些不好的回忆中沉浸太久,便也找了个问题引开话题了。

  我本以为这么简单的问题木阿姨应该很快就会回答我的,但这次我等的却出奇的久。难道木阿姨根本就不爱她儿子?没道理啊,哪个母亲不爱儿子呢?更何况从之前的交谈中我能体会到木阿姨对她儿子的关心与爱护。

  「你说的是哪种爱?」过了几五分钟,木阿姨才回复过来。

  「难道除了母爱还有别的感情??」我反问过去。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一大段文字回复了过来:「小文,你敢说你在和你妈妈独处的这些日子里没有产生一些亲情之外的感觉吗?阿姨本来是不想说的,但难得今天有人听我讲述,我也就坦白好了。我觉得我自己已经爱上自己的儿子了。这几年的生活中我无数次感觉到了绝望,而我的儿子虽然不与我沟通,但总会通过自己的方式给我安慰,让我一次又一次找到坚持下去的动力。我觉得在精神上我已经离不开他了。而且我已经是快四十的人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对于性生活方面渴求都挺大的,偏偏我的丈夫又不在,这几年来千百个夜晚我都是靠工具和手去满足自己的,但随着儿子年龄的增长,我渐渐被他沉稳的气质和高大的体格吸引。如果不是伦理道德的枷锁,恐怕我真的会和他发生关系······」
  读完这么一段话之后,我也沉默了。是啊,自己对妈妈何尝不是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情爱呢。我也将妈妈当做自己精神世界的寄托,而且无数的长夜,我也无法避免的去幻想妈妈,尽管我很抵触这种感觉,觉得这是对母亲的玷污,但身体上的冲动每次都会战胜理智。只不过在妈妈面前我隐藏的很好,并没有显露出来罢了。

  我想了会,也回复过去:「是啊阿姨。我的确也对妈妈产生了一种感觉。在我这个年纪的男生都开始看A片了,我也不瞒您。我也有看,而且还幻想着能和妈妈也能像片子里面一样······」我不敢再打下去了,诚如之前所说,这种不该有的幻想会带给我一种负罪感,感到对不起妈妈。

  「做爱是吧。」相比于我的羞涩,木阿姨就坦诚多了,或许是因为微信是个虚拟的平台吧,人们都不用担心自己身份暴露,所以都放得比较开。

  「是······」我回复过去,并顺手发了几个「尴尬」的表情。

  「你平时都看什么呢?」

  「什么看什么?」我有些不明所以。

  「就是A片啦,你不是说您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会看吗。那你平时是看哪些类的啊?」木阿姨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顺带还发了一个「囧」的表情。

  「哦,您说这个啊。我平时都看一些母子片吧。」

  「那你们这个年纪的男生都喜欢吗?」

  「我不知道诶,不过我是因为对妈妈有特殊的幻想所以才会看这种片子的······」

  「那些片子里都将些什么呢?」

  「也没什么啦。太羞了,还是不讲了。」

  不过木阿姨似乎有很强的好奇心,还是不住地追问,无奈我也只能跟她提了一下:「就是母子独处,然后两个人都寂寞难耐,最后坦白了心扉,发生了那种关系。」

  沉默了会,木阿姨回复过来:「你说如果我和我儿子坦白心扉他会接受我吗?」
  「这······不好说吧。毕竟哪怕是同龄人脑子里的想法也不会是一样的吧。」

  木阿姨似乎有些失望,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也隐隐感觉自己的「大实话」让木阿姨有些难受,不禁暗暗后悔,立刻又安慰她:「阿姨您别急呀,如果您坦白的话我肯定会接受的!」

  「噗噗——去你的,谁要跟你啊,我是要跟我家宝贝儿子相好——你一边凉快去——」木阿姨立刻回复了过来,还发了一个「吐舌头」的表情。

  我闻言也是一囧,刚刚口不择言,说错了。我连发过去:「不是,我是说如果您是我妈妈我肯定也会很爱您的。」然后我还怕木阿姨误会,又发过去:「其实我刚才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安慰阿姨——」

  但我又觉得说的不对,立马又发了一句:「说错了,应该是如果我是您儿子我肯定会爱您的——」

  「知道了知道了。」看到木阿姨并未太过在意,我才松了口气。或许我自己也没发现,我竟然与一个素昧平生的人聊了这么久,而且还被对方牵动起了情绪。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感觉对木阿姨有种说不出的放心,隐隐觉得对方不会对自己不利。

  不过我的小心肝才刚刚落下就又立刻提了起来,只见木阿姨回复:「不就是把我幻想成你妈妈的吗。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想占妈妈便宜就直说啊——」这句俏皮而露骨的消息后还带了一个偷笑的表情,隔着屏幕我也能想象,此刻正有一个美妇人拿着手机戏谑地掩嘴娇笑。这让我脑子里一头黑线。

  我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竟然就顺着阿姨那句「妈妈」接了下去,「儿子就是喜欢妈妈,怎么了?」

  「呵,年纪不大想不到你干劲还挺足的呀。阿姨只是随便提了一句,小文就这么当真了,看来平时对妈妈的痴迷很深哟——」

  脑子又是一团黑线,想不到竟然被对方连续调戏,而且对方简单的一句话就摆了我两道。这让我在尴尬的同时还觉得有些耻辱。不过说来也才奇怪,我竟然有些享受这种被调戏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小学四五年级时跟妈妈开着玩笑时的场景,那时候我对于性也有一些懵懂的认知,对女孩子也有些奇怪的情愫,而妈妈也常拿着这个跟我开玩笑,那种母子间和和睦睦的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了。想着想着,我的眼眶竟然有些湿润了。

  「阿姨,我可以叫你妈妈吗?」或许是太过于沉浸在记忆中的母子温情中,鬼使神差下,我竟然提出了这么无理取闹的要求。我也没想要阿姨答应,但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哎,网络的确很神奇神奇,它可以独立于现实,跳出纲伦的限制,让人能够完全的释放自己,可能是内心中的美好,也会是人性中的阴暗······「恩——」出乎意料的回复!木阿姨竟然答应了我这荒诞的要求。
  没等我想回复,木阿姨又发了一段话过来:「小文,今天阿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情特别容易被触动,而且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在和你的交流过程中也逐渐放下了戒备,而且在你叫我妈妈的时候我的心竟然也颤抖了,是啊,我的儿子也有好久没那么深情地叫过我了。我不自觉也想起了以前和儿子欢笑的日子。或许我真的太累了,我也想找个寄托了,在现实里我又脱不下自己的伪装,直到今晚和你交谈后,我竟然有一种放松的感觉,觉得自己的压力也轻了些······」

  闻言我也沉默了,哎,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相似的经历、相似的感慨、不约而同的精神寄托。或许当木阿姨捡起那个漂流瓶开始,我们之间的因果便在那一饮一啄中注定了。

  缘分,果然是很玄乎的东西啊。

  「儿子,妈妈有些累了,先去睡了,你也注意身子早些睡。」不同于之前的文字消息,这一句是语音发来的,里面的女声带着一股沧桑、心累还有关爱,声音很柔和、很动听,像极了几年前妈妈对我的关怀。我仿佛也像是听到了妈妈的声音,心里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这一瞬被深深地触动了。

  「妈,您也注意点身体,儿子也睡了。」我也发了一条语音过去,声音满怀着关切。随后木阿姨也没有再回复我了,看来应该是睡了。

  我也放下了手机,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床上,我觉得自己心里有好多话想说,有好多秘密想倾吐。在和木阿姨畅聊之后,我觉得自己的心便关不住了。或许连我自己平时也不曾注意自己对妈妈产生的丝丝情爱吧,木阿姨的话就像是催发剂,让我之前对妈妈丝丝缕缕的爱慕瞬间被点燃。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我想跑去妈妈房间,将她搂在怀里,告诉她我有多爱她。让她成为我的爱人而非母亲。

  但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便立马熄灭了。

  ——乱伦!这个沉重的字眼砸在了我的心头,连木阿姨这样在网上已经比较开放的熟女亦不敢直接去面对整个纲伦道德,更何况是我呢?就算我愿意,恐怕以妈妈现在那封闭的内心也不会接受的吧。

  我就这么一直胡思乱想着,心情越发的复杂。木阿姨之前的那些话如同小石子在我的心头荡起涟漪。

  想着想着,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起小学时我对妈妈撒娇的场景。还记得一二年级时我才屁点大小,每晚都要枕在妈妈怀中睡去······我的眼中回荡起了记忆,只觉得耳边回荡着的是母亲和蔼的语气,鼻尖弥漫着妈妈那芬芳的体香······仿佛就置身在母亲的怀抱中,我渐渐失去了意识,昏昏地睡去,嘴里喃喃着「妈妈不要走」。

  过了好久,一道动人的靓影隐身坐在我的床头。

  黑暗中,一双素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庞。

  是谁的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从她脸蛋上滑落,打碎在了我的唇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